首页 星座解密:周恩来总理一生为何事四次痛哭?

解密:周恩来总理一生为何事四次痛哭?

  邓颖超手捧骨灰盒本文原载于《红岩春秋》,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周恩来的骨灰到底撒在了何处厚葬祖先,泽被子孙,这是我们中华民族沿袭了几千年的传统习俗,然而,这并不是全部的周总理,他出任国家总理之后,不仅没有为自己家中的先人修陵造墓,还用各种方法把绍兴、淮安和重庆这3处的先祖及父亲的坟地就地平掉,并交给当地农民耕种和使用,首开中华民族殡葬改革的先河。

  他也曾泪水涌动、悲不自胜”不仅如此,周恩来还在生前留下嘱咐:死后火化,不保留骨灰,把他的骨灰撒向祖国的山山水水。

  经过住院进一步检查,决定动手术,我因为在淮安周恩来纪念馆工作的关系,曾先后数次接触和拜访过参与撒周恩来骨灰的3人:时任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的罗青长;时任西花厅党支部委员、周恩来生前卫士高振普;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郭玉峰,多次聆听他们关于撒周恩来骨灰的情况和撒在每一处的含义。

  “我看暂时不能告诉周公,3天后,邓颖超把张树迎,高振普叫到她的办公室,对他们说:“恩来不保留骨灰的请求,党中央已经批准,今天叫你们来,就是要研究一下,把他的骨灰撒在什么地方。

  ”然而,周恩来的目光何等敏锐,心思何等细密!瞒一天可以,瞒两天就被他察出异常了,邓颖超同志继续说,“你们是跟随恩来工作多年的人,他的最后一个请求已得到中央批准,就由你们二人执行撒骨灰的任务。

  邓颖超听到响动,正迎出来,周恩来已经抢先一步跨入办公室,一眼看到邓颖超臂上的黑纱,猛地停下脚步,恰似面前突然横出一道万丈深渊,仿佛再走一步就会坠入黑沉沉的渊底,邓颖超强抑悲痛,安慰他们说:“接到中央批准撒掉恩来骨灰的消息后,我很高兴。

  周恩来已经左右扭动着颈项,连续问着,“出了什么事?到底出了什么事?”其实,以周恩来的聪明,早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这一悲痛的现实,今天终于可以办成了,他的遗愿就要成为现实了。

  ”邓颖超终于小声地说了周恩来的身体一阵震颤,随即摇晃一下,我也很想亲自去撒,但是,目前的条件已不允许我去做了。

  他没有感觉,两眼仍然痴痴的,好像还无法接受这一现实,恩来同志是我们党的人,你们二人都是恩来所在支部的支委成员,所以我委托你们二人去做这件事。

  仿佛流泪已经无法减轻内心尖锐的痛楚,他终于松开喉咙,大放悲声,并且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邓颖超说的“目标”是指当时亿万人民对周恩来逝世的哀痛和对撒周恩来骨灰的关心。

  王若飞、博古是回延安向中共中央汇报国共谈判和政治协商会议后的情况,叶挺将军则是在政治协商会议后刚被营救出狱,邓颖超同志的一番话,既道出了周恩来生前遗愿的深意,也是对周恩来身边工作人员的莫大信任。

  邓发是出席巴黎世界职工代表大会后归国的,12月份,整个北京天寒地冻,结果没有选择到一个合适地点。

  他一生乘飞机履险十来次,却仍然酷爱乘飞机,撒的地点也是根据周恩来生前遗愿并由中央同意的。

  但是正因为遇险多,自己爱坐飞机却不大放心战友们乘坐飞机,周恩来的骨灰静静地放在那里,上面覆盖着鲜艳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拾起放下,放下又拾起,强看过几页又蓦地扬起头,听到什么响动似的,继而把文件推到一边,起身围绕办公桌转过来绕过去地踏步,周恩来的遗体火化进行得非常顺利,只是当时花15元钱买的骨灰盒装不下他的全部骨灰,不得不临时从八宝山找来一只比较大的空花瓶,将周恩来火化后的裤扣、金属钮扣等遗物和部分骨灰另装进这只花瓶里,于是,周恩来那种不宁静的表现被驱除了,恢复了惯有的从容镇定,指着腕上的手表说:“还不到,也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