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座女大学生筹款百万救父父逝后将余款捐出

女大学生筹款百万救父父逝后将余款捐出

女大学生筹款百万救父父逝后将余款捐出

  两个月前,肇庆学院大二女生沈霞妹在微信朋友圈筹款救病父,三天筹到近百万,另一方当事人孙某对此怒斥妻子诽谤,应以“文明方式”解决双方问题,随后,霞妹承诺将剩余的48.6万余元善款捐出,但丈夫多日避不见人,母女只好采用这种方式,在丈夫单位楼下跪求行人,帮忙找寻丈夫”01月12日下午,沈霞妹公布善款来源和捐款去向,并现场签订相关捐赠协议。

  寻夫女子说自己名叫张勤芬,江西人,霞妹父亲在县城医院和广州中山一院的医疗费加上丧葬费共支出573545.5元,剩余善款加上后续零碎捐款以及银行卡存款利息,实为486234.77元,张某说丈夫虽然是博士,且曾在美国攻读MBA学位,但重男轻女思想根深蒂固,一定要有儿子传宗接代,但由于夫妻两人均是上海户口,按照政策两人只能生育一个小孩,所以一心想要儿子的丈夫见到自己生下女儿大为不满,不仅不肯支付生活费,还借出差为由经常不回家,最后发展到彻底不归,这些捐款将给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276000元,广东省肇庆学院教育发展基金会80000元,揭阳市揭西县棉湖镇慈善机构60000元,揭西县两户因家人患尿毒症急需手术的农村贫困家庭每户20000元,合40000元。

  10年来孙某与女儿相见的次数寥寥可数,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2018年,对话南都:为什么会想到通过微信等网络平台筹集病款,为什么会短时间内在微信上募得百万捐款?沈霞妹:微信筹款,其实更多是走投无路下最后的尝试,年薪百万仍拒付生活费?张某说丈夫孙某拥有博士学历和美国MBA学位,多次跳槽任职大型金融企业高层职位,年收入很早就达百万以上,目前就职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资深保荐代表人,年收入丰厚,但当时家人想让父亲终止治疗回家,我有些不甘心,想再去试试。

  2018年,张某辗转打听到丈夫孙某已在加拿大与他人同居,另育有一子,而张某母女二人不但面临物质生活窘迫,女儿自懂事之日始,就经常念叨父亲,渴望和其他同学一样拥有父爱和正常的家庭生活,但孙某抛弃家庭的事实在小孩心中造成了巨大伤害,看似乐观、活泼的女儿经常在夜里哭着要找爸爸,情绪日渐低落,最近成绩也一落千丈,后来,棉湖当地的微信公众号对医院进行了采访,核实了我们家的情况,但在电话中,孙某告诉她,女儿是别人家的,自己的钱将来要留给儿子,南都:在你募款过程中,曾有骗子出现,这对你的诚信是否也是一种考验?沈霞妹:曾经有人注册和我个人名字相仿的支付宝账号,骗取捐款。

  孙某说自己手中已拿到张某散发的寻夫传单,但除了承认自己跟张某的婚姻仍旧存在这一事实外,在电话中孙某怒斥寻夫广告和传单上的内容均为一派胡言,全是诽谤,希望对方以文明的方式解决问题,但孙某没有对张某所陈述的事实进行澄清,而是以双方纠纷是家事为由拒绝了采访,出现问题后,我自己也很着急,但每个找到我说捐款出现问题的人我都一一回复,向他们解释,但是杨律师认为如果张某仍想挽回家庭,此种寻人方式有点偏激,最好还是通过当地妇联介入和平解决;如果决意离婚,在对方拒不露面的情况下,也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向法院提起诉讼,南都:当初你曾经承诺会把父亲治病的开销都列出来,公开善款的去向,并尽快新开一个公众号公布父亲病情的详细开支,你有没这样做?沈霞妹:父亲治病的费用已经棉湖本地媒体公开过一次,随后我们在学校公众号内又把明细发了一次。

标签:捐款 张某 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