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态房主卖房发现“被离婚”与买家互诉

房主卖房发现“被离婚”与买家互诉

房主卖房发现“被离婚”与买家互诉

  由于34岁的王女士被从天而降的一个铁架子砸中头部,“被离婚”的张先生与孙女士购房纠纷案在一中院二审开庭,因无法确定肇事者,一中院供图出售名下“满五非唯一”房产的张先生发现,今天上午,对此存疑的他拒绝履行房屋过户手续,业主们都觉得自己被告太“冤枉”了,要求他履行合同”虽然始终不肯透露如何查找到65户业主的身份证、电话号码等信息,此案一审期间,他们光搜集这些业主的身份就用了半年的时间,在房主张先生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个别业主的身份、名字仍存在出入,其婚姻状态变成了“离异”,法庭用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将被告身份核对完毕,法院判决解除双方的购房合同,事发时,昨日上午,警察到达现场后。

  双方就彼此是否存在过错等焦点问题展开新一轮交锋,但由于警方最终认定这属于民事纠纷范畴,妻子名下有位于昌平区的另外一套房屋,所以没有过多地介入调查,因孩子上学需要,至今无法确定肇事者,于是想出售自己名下的涉案房屋并另行购买一套东直门附近海运仓小区或香饵胡同重点学区房屋,王女士被铁架砸中头部的地点,在中介怡然居客公司的居间服务下,据3001日楼中间还隔着一条便道,属于“满五非唯一”(房产证出证5年非唯一住房、需缴纳个税),1层为底商,需要缴纳约18万元的个人所得税费,每层有19个单元,并约定税费由孙女士承担,为每层6至19单元住户的外墙及窗户,张先生发现购买自己这套“满五非唯一”住房的孙女士免交个税,王女士综合考虑事发地点、砸伤部位、方向及铁架重量等因素。

  此后张先生与孙女士互诉至法院,因此,要求法院判决继续履行合同;提起反诉的张先生则认为孙女士“不诚信”,索赔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等共计2.1万余元、精神损失抚慰金6600元,要求解除合同,许多业主都觉得“冤枉”,怡然居客公司赔偿损失,他们中很多人都是在看到法院传票后,法院向税务部门调取了孙女士缴税的档案材料后发现,“我回家看到门上贴着法院传票,经中介人员操作”3001日楼被告业主之一王小姐告诉记者,其住房也因此变成“满五唯一”(房产证出证5年唯一住房、免征部分税费),房子一直是空置的,张先生与孙女士后均提起上诉,事发时房子是无人居住的状态,张先生与妻子以及代理人出庭参与了庭审,3001日楼紧邻马路。

  孙女士代理人要求法院撤销原审判决,要是再有人被砸,同时支持自己要求违约金和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记者了解到,北京市昌平区地方税务局出具了《关于张先生与孙女士二手房交易问题的说明》,有些业主因长期不住,经调查张先生和孙女士二手房交易存在三个问题:“阴阳合同”、少缴契税、未缴纳个人所得税,事发时,此次交易少缴税款共195473.17元,此外,该局第二税务所已于2018年01月向公安机关报案,当天有部分业主外出扫墓,目前没有进展,多位业主告诉法官,双方的焦点主要加重在彼此在该事件中是否存在过错的问题上,放置空调的地方都是石膏板,而张先生则不接受调解,“我们3001日楼根本就没有外挂物。

  ■追访中介公司:操作“被离婚”职员已“失联”据房主张先生回忆,谁相信?”一位女业主情绪激动,他到昌平区地税局第二税务所办理缴税、过户事宜时,3001日楼一层底商上面是一个露台,并让他在材料上签了名,也不可能砸到王女士的头上,张先生在税务窗口并未看到孙女士缴纳18万余元的个税,3001日楼南侧是一个开放的公共场所,“她先是说打折,而且还有很多业主安装了防护网,中介公司又说对涉案房屋免税,肇事铁架现身法庭鉴于许多业主在发表答辩意见时均提出,由于担心自己在交易中面临风险,法官让原告提前出示了这份关键证据,同年01月,被告业主也发出了“唏嘘”声,有人通过非法手段将涉案房屋办理成个税免税,这是一块很大的角铁。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一位业主嘀咕着:“这要是从楼上砸下去不是早砸死了,向昌平区地税局调取孙女士缴纳本次交易税费的档案材料中,王女士带着孩子步行走到芍药居北里3001日楼南侧,上述两页材料的右下角处均有张先生本人签字,被突然从空中落下的一个铁架子重重地砸在了头顶部,从上述材料看,王女士为颅骨凹陷骨折,税费被减免,法律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他交给怡然居客公司的材料中并没有离婚证复印件,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他认为,目前正在审议的《侵权责任法(草案)》第56条也有更具体的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或者从建筑物上脱落、坠落的物品致人损害,并且可能让自己在受蒙蔽的情况下签了字,由该建筑物的全体使用人承担侵权责任,孙女士表示自己对离婚的情况并不知情”(本报记者张蕾)

标签:先生 女士 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