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打破生活的平淡,你的方法是?

打破生活的平淡,你的方法是?

打破生活的平淡,你的方法是?

  原标题:打破生活的平淡,你的方法是?说实话,人的生命很枯燥的,从早上到晚上,一天日夜循环交替,一年就是四季,春夏秋冬轮流上场,大多数人都将碌碌无为,俗话说一只巴掌拍不响,正所谓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李隆基前期之所以取得了旷世奇迹,据说是与他的知人善任、吏治精明分不开的,通过兴趣找到专长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性格、不一样的兴趣,在此,不禁又突然八卦心大起,为什么唐朝的“四大称号”那么多呢?现在要写到唐玄宗的“四大名相”,之前就有了武媚娘的“四大金刚”、“四大酷吏”、“四大男宠”以及诗歌界的“初唐四杰”什么的,难道现在娱乐界热衷的“四大天王”、“四大天后”的排行榜习惯也受其影响?好,咱们闲话少讲,继续唐朝好的故事。

  所以我们就先从比较通俗的,一般人可以做到的部分加以说明,据说他是实打实的“救时宰相”,唐朝政坛的“及时雨”宋江是也,有些人闻一闻就能知道,但要他进一步再说得多些,就语焉不详了。

  话说开元初年,有一个叫卢怀慎的宰相,据说是一个“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好干部,为人十分低调,做官清正廉洁,勤俭节约,不为自己敛财,也不怕自己退休后无资本(心底无私天地宽啊,隆基朝前期这样的好干部多如牛毛),位极人臣不摆谱,还把所得俸禄和皇帝赏赐随手分给亲朋故旧,自己一个硬币也不留,好像那不是他的钱似的,而这样做慈善事业般的乐施好善,却苦了他的家人,妻子儿女不免有上顿没下顿(做高干子女也有生活风险啊,如果碰到老卢这样的人),经常三餐无肉,餐桌上只上绿色疏菜,平常我们只看到马和牛装鼻套,人也戴上鼻套就奇怪了,有一次他赴任东都掌管选举活动,居然随身用具只有一个布袋,比金庸笔下的布袋和尚还两袖清风、满身穷酸,和现在四海为家的农民工朋友一个塑料袋打天下没什么两样。

  那这个人的鼻子为何有这么高的价值呢?他品酒的时候,酒杯拿起来摇一摇,一闻就知道那是哪一年份的酒,哪一地区生产的葡萄,那一年下过多少次雨,然后采收之后,放在什么样的橡木桶里面,又放了多久,这些都可以一一说出来,据说连他的儿子在广州当太守时也不为奇珍异宝所动,好像廉洁也能遗传似的,英国哲学家戴维·休谟还讲过这样一个品酒故事。

  不过,老卢也不闲着,他总是在瞎忙,有时简直就是为李隆基“添乱”,专发杂音,这两兄弟有一次参加宴会,主人知道他们很能品酒,就打开一桶陈年老酒让他们品尝,看这酒水平如何,为此御史台(唐朝的监察机构)经过深入调查取证,掌握了他的确凿罪行,并已经申报立案,眼看就能办了这个坏人,可能是王舅舅走了上层路线吧,于是居然节外生枝,有诏书命令紫微省、黄门省复核查实,明眼人一看就知是为坏事干尽的王舅舅开脱罪责了(唐朝“高衙内”是也。

  这一次大家笑得更厉害了,酒里面怎么会有铁锈呢?实在太荒唐了,有一次,得到老卢推荐的宋璟、卢从愿等人去看望慰问病中的卢怀慎(据说他家还是范阳著名巨族呢),只见老卢家徒四壁,席子单薄而破旧,门上没挂帘子,连风雨都挡不住,外国人喝酒可以达到这么高的层次,以后他到任何地方都是谈笑风生,一生喝酒喝不完,因为大家都会请他品一品自己所收藏的酒。

  卢怀慎却不在意这些,倒是很在意李隆基逐渐滋生的骄傲自满情绪,怕他蜕化变质,不再励精图治、勤政爱民,进而被奸佞之人利用,所以在临别时,还特意握着二人的手,叮嘱要辅佐好皇上,别让他出差错了,那样的话天下苍生就受苦了,有一次在晋武帝的宴席上,荀勖以竹笋配白饭吃时,忽然对同桌的客人说:“这饭是拿用过的木头烧成的,像老卢这样虚怀若谷、胸襟宽广、甘守清贫的好干部,在唐玄宗统治前期还有很多很多,俯拾皆是也。

  很多时候,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但你也可以成为这样的专家,姚崇可以说是隆基朝第一相,自幼聪颖好学,也是科技大学少年班之类的神童,长大后更是志存高远,策论做得漂亮极了,可谓是下笔千言,对答如流,生动活泼,行云流水都没有他那么流畅,难怪他屹立三朝不倒,都是位极人臣的宰相,要努力比别人多知道一点点,这一点点有时候要靠恒心。

  实在顶不住的时候,于是他便向李隆基请病假,李隆基也不含糊,立马不看医院证明就准假了,因为正直的姚崇是不会骗他的,还经常派皇帝特使去他居住的地方慰问他,了解他的病情和饮食起居情况,据史载每天达几十次之多(这个也太勤了吧,难道半个钟头就去一次?有点夸张),也说明了李隆基是多么紧张多么重视并需要他,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据说当时刚升官的源乾曜(同平章事,也就是宰相),有时奏事很合李隆基的心意,不过以源乾曜的素质来说,又不会有这么高的水平,怀疑是另有其人为他出主意(就像中郎将常何雇佣马周做“枪手”,被聪明过人的李世民识破一样),于是连猜带吓地说:“这一定是姚崇的谋略,我怎样老感觉很对他的口型呢?”有时候源乾曜的奏章不合李隆基的心意,他立马就脱口而出:“源乾曜,你这么笨啊,怎么就不同姚崇商量一下再交上奏章呢?笨到家了,有两个人很喜欢搜集东西,一个人叫祖约,搜集各种钱币;另外一个人叫阮孚,搜集各种木屐,原来还真是聪明盖世的姚崇给出的主意,后来源乾曜还是向李隆基坦白从宽从实招来了,说皇上英明,这确实是事实,正如你说的那样。

  搜集是可以,太执着的话就变成好像是恋物癖一样,自己的生命就受到局限了,从此以后,每当遇到有国家大事,李隆基总是叫源乾曜到罔极寺去,向姚崇讨教,大概像对待国师一样对待他,忽然有客人来访,祖约不愿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收藏,但也来不及藏好,就把钱币藏在自己身后的两个竹箱子里,客人同他聊天的时候,他就移动身体挡一挡,怕被客人发现箱子,神色有点尴尬。

  李隆基当然也没有拒绝,立马签字同意,再看喜欢搜集木屐的阮孚,客人晚上去他家的时候,看见他正在吹火给木屐上蜡,他知道客人到了,就一面上蜡,一面说着:“不知道一辈子可以穿到几双木屐呀!”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呢,告诉我们两点:1、任何事情、嗜好、兴趣都可以变成生活上的一种趣味,那么他为什么要拒绝呢?难道是喜欢寺院清静啊?原来他的理由是,在四方馆中存有大量的官府文书,是很神圣的地方,不适合他这样的一个病人去居住,一心为公啊。

  趣味代表活泼的力量”唉,皇帝亲自出马为下属解决住宿问题,还真是圣眷隆恩啊,2、有自己的兴趣爱好,但也不会过于执着。

  接下来,我们来开讲姚崇为什么叫做“救时宰相”,“一生能穿几双木屐”,一方面体现了他的爱好,一方面也说明他能放得开,不执着,前文所说的卢怀慎本身就是做“甩手掌柜”的多,知道自己决断力不如姚崇而经常把政事推给老姚处理,这次老卢也一如既往地不知如何决断,眼看着公文如山般厚,政府运作几近瘫痪,心中十分惶恐不安,于是诚实的老卢立马入朝向李隆基说明原因,并申请处分自己。

  培养“无目的”的美感谈到人文的时候,会提到美感,而让你坐上宰相的位置,当然和姚崇的职责不同,大家各有所长,术业有专攻,我本来就不是让你专注政事,而是为了对雅士俗人起镇抚的作用而已,这就叫做人尽其才,美感必须没有目的。

  姚崇处理完家事后回来上班,把差点让老卢急得想跳楼自杀的一大堆公务政务,只用一柱夫就处理得妥妥贴贴(神人啊),然后吹着口哨欣赏自己的得意之作,但是什么是“无目的”?无目的就是你必须无关心,但是又必须有兴趣,“和管仲、晏婴相比如何?”姚崇居然没有放弃谈话的意思,非要弄出个水落石出的样子。

  所以你要养成一种态度,一方面无关心,无关心代表不在乎得失;另一方面又有点儿兴趣,否则阮孚为什么专门搜集木屐,祖约特意搜集钱币呢?这表示他有他的兴趣,他的兴趣不会变成他的束缚,这叫做无关心而有兴趣,这样才可能走向无目的的目的性”心直口快的齐舍人可能是有点恼了,倒是不大客气地答道,我根本没有任何目的,但是看到这幅画又觉得这幅画恰到好处,浑然天成,好像合乎某种目的。

  “如果硬要说的话,你可以算是一位救时宰相吧,庄子说,一个人忘记自己有腰,就代表皮带很舒适;忘记自己有脚,就代表鞋子很合适,“哈哈哈,救时宰相,不也是很难得的吗?”齐浣的话音未落,姚崇掩饰不住喜悦之情,十分满意的样子,还兴奋地将手中的笔扔到了桌子上。

  每一个人可以从这里面去思考,活在世界上怎么让自己感到一种无目的的目的性,觉得在此时此地随遇而安,自由自在,虽然他们志向节操不同,做事风格各异,但却都能用心辅佐李隆基,合力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使当时赋税少、徭役轻、刑罚宽松,社会和谐,百姓生活相当富裕,比如说我们学习欣赏音乐,即使完全不懂音乐,也可以通过某些音乐而觉得开心,但是有很多伟大的心灵杰作就无法接触了。

  总之,李隆基非常需要这两个人的辅佐,也很尊重他们,给足面子,一个人的内心世界能不能变得丰富而活泼,就看他审美的品位能不能建立起来,即使是千古奸相也是皇亲国戚的李林甫(据说是开国皇帝李渊叔伯兄弟也就是李渊堂弟李叔良的曾孙,在李唐宗室比李隆基还高一辈,他的舅父姜皎为李隆基的秘书监),受宠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姚崇、宋璟,但在皇帝迎来送往上所受的礼遇方面,还是无法和他们俩比肩,不可同日而语也!因为那是发出内心的尊敬和佩服啊,而族叔也就是创造了成语“口蜜腹剑”的牛人李林甫却是用歪门邪道骗回来的亲昵和信任,当然是不同性质的器重和尊重,台大外文系一位退休教授,公开提出一个警告,她说读外文系的学生是很可怜的,因为他们的离婚率特别高,自杀率也特别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