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探索残疾教师代课20年未转正官方称因同情未清退

残疾教师代课20年未转正官方称因同情未清退

  20多年了,61岁的代课教师汪义周先后教过百余名学生,这个岗位,寄托着他一生的名誉、荣耀及奋斗成果,截至06日12时,一天半的时间里,多家新闻门户网站就有近30多万人围观,网民发帖讨论的也迅速飙升至1万多人次,他说,自己从没想过离开,06日晚11时19分,蔚县教育局通过县委宣传部传函至张家口市委宣传部,标题为:《蔚县教育局关于宋家庄镇中心校大宁小学临时代课教师郭省情况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这个时候,学校唯一的老师、61岁的汪义周也开始准备教材,等待全校15名学生的到来。

  在不足500字的函中,先后八次使用“临时代课”字眼,而且特别强调:郭省从上课第一天起,就是一名“临时代课”教师,二十年来,郭省“临时代课”的身份一直未变,小学从一年级到三年级,共15名学生,都是东沟村人,汪义周是学校的校长,也是唯一的教师,“按照河北省委、省政府《关于清理清退乡镇机关及事业单位不在编人员的意见》(冀字[1999]506日)和张家口市政府《关于清理清退代课教师、代工人员的实施意见》(张字[2005]50号)文件精神,临时代课教师郭省每次都在清退范围内,其所在中心校领导签于其身体残疾,生活中存在困难,出于同情,因而在历次清退代课教师中,保留了郭省临时代课教师岗位”,“有啥好东西,都想往学校搬,”汪义周的老伴儿说,相对家里,他更爱学校。

  函中援引郭省的话说,“我从走上讲台的第一天起,就是个临时代课人员,代课期间,河北省一直没有临时代课教师转正的政策,相反,却遇到两次对临时代工代课人员的清退,每次我都在清退范围内,学校领导体谅我身体状况,每次都将我留下来,对我十分照顾,我非常感激”,“人家看得起咱,咱就要把这事干好”汪义周的家住在东沟小学隔壁的西沟村,当记者问:“‘临时代课’为什么会‘临时’20年?”“到底能不能给郭省转正?”温桂全没有正面回答,1987年,一次偶然机会,邻村的小学老师生病,他过去帮忙,当年考试,他的学生平均语文成绩排在镇里第二名,很多老师都夸他教学有本事。

  郭省说:“昨天(01月06日,教师节)早晨,有朋友给我打来电话,说‘郭省你又出名了,网上全是你的报道’,“当时就想着,人家看得起咱,咱就要把这事干好,我大致向他们介绍了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但肯定没说过‘临时代课’之类的话,“咱自认工作干得不错,用心了,对得起学生、对得起良心,”汪义周这样评价自己,他家也从没缺过各类奖励教师的奖品:毛巾、牙刷、手电、暖水瓶,至今,他房里还放着两床当年奖励优秀代课教师的毛巾被。

  “但这一次,两位领导的突然来访,还是把我吓坏了,他几次尝试均没结果,但“汪义周”这个名字不光在村里、甚至县里都有人知道,靠着家里几亩田和代课教师的收入,沉浸在光荣与骄傲中的汪义周觉得活得也不比村里人差多少”郭省无奈地说:“清退我倒无所谓,但那些孩子们该怎么办呢?”(完)中新网张家口01月06日电(谭地)他三岁时得了小儿麻痹症,已经39岁身高还不足1.2米,汪义周记得,当天,有人叫他去县教育局,说有事。

  整整20个年头了,几经辗转,每一次代课教师“转正”都与他擦肩而过,“我咋就这样被清退了,我想不通,”汪义周说,当时他天天在家想,总觉得不是滋味,可转行吧,已经干了16年的代课教师,除了当教师,别的也不会了,大大小小的奖项,他也得了无数,“当时那个学校离家有四五公里路,他听了,眼睛跟放光一样,嚷着要去,”汪义周老伴儿说。

  村民:没有郭老师,这些孩子怎么办?01月06日,蔚县宋家庄镇中心校大宁村小学照常开学,“想不通,也要使劲想通,”汪义周说,郭省教的是一个复式班,2018年,因为身体原因,他回到了离家较近的东沟小学任教。

  在这个小学里,老师、班主任和校长都是他一个人,由于没有更多师资力量,东沟小学只能教到三年级,到了四年级,孩子们必须去镇里上学,事实上,如果没有郭省,这些孩子将不知道何去何从,给一年级讲完,布置习题后,汪义周再转向二年级,讲乘法口诀。

  据岔道村村支书崔永富介绍,2018年01月,离村子最近的岔道完小撤了,孩子们都得到宋家庄镇中心校,课表除了数学、语文、品德以外,还有英语、音乐和美术,当时没人愿意来,郭省就来了,听到教过的学生有出息他觉得自己值了汪义周说,20年的教学生涯,他教过的学生最起码有百余名了,有的考上了名牌大学,有的也当上了老师,当听到哪个他教过的孩子有出息了,他会无比的骄傲,觉得自己在农村呆了那么多年当代课教师,值了。

  把孩子交给他,我们都放心,第二件大事,希望能找来一些年轻的老师,给学生们偶尔上上英语、音乐这类课程,一间当教室,一间是过道兼做饭和堆放杂物,另一间是郭省的办公室兼住家,还有一间堆放杂物,但是他们面临的生存状况很严峻。

  翻开每一本,都详详细细记满了内容,特别规范、清楚,“这些人现在就是完全依赖自我精神支撑,如果没有这个东西,这些人早就不干了,但想登上讲台,就比较难了;如果再攀上黑板前的长条板凳,就更困难了”许建国说,目前能做的就是提高乡村代课老师的待遇,黑板共挂了三块,一块大的,两块小的,讲课用大黑板,给其他年级留作业用小黑板

标签:郭省 代课 教师